<delect id="aJ23"></delect>
<delect id="aJ23"><strike id="aJ23"></strike></delect>
<samp id="aJ23"><label id="aJ23"><option id="aJ23"></option></label></samp>
<samp id="aJ23"><option id="aJ23"><dfn id="aJ23"></dfn></option></samp><button id="aJ23"></button><delect id="aJ23"><strike id="aJ23"></strike></delect><sup id="aJ23"><table id="aJ23"></table></sup>
<delect id="aJ23"><noframes id="aJ23">
<xmp id="aJ23"><delect id="aJ23"><noframes id="aJ23">
<dfn id="aJ23"><delect id="aJ23"><button id="aJ23"></button></delect></dfn>
<delect id="aJ23"></delect><sup id="aJ23"><noframes id="aJ23"></noframes></sup>
<delect id="aJ23"><legend id="aJ23"></legend></delect><xmp id="aJ23"></xmp>
<var id="aJ23"><del id="aJ23"></del></var>
<table id="aJ23"><button id="aJ23"></button></table>
<xmp id="aJ23"></xmp>
<xmp id="aJ23"></xmp>
<sup id="aJ23"></sup>
<xmp id="aJ23"><samp id="aJ23"></samp></xmp>
<xmp id="aJ23"><label id="aJ23"><button id="aJ23"></button></label></xmp><xmp id="aJ23"><button id="aJ23"></button></xmp>
原创

第970章-楚菲-笔趣阁

朱慈烺越说越怒:“通过和你们的贸易,建虏用劫掠来的财物、古董和金银购变成粮食,养活了掳掠来的几百万人口,而你们则是赚取了大笔的黑心钱,明知道粮食盐巴铁器硫磺是朝廷不许出关的禁品,但依然铤而走险,不停的向辽东输送,你们这是在剜大明的肉,补建虏的血??!你们地窖里的每一两藏银,都沾满了我大明百姓的血泪,都是你们罪孽的证明!”最后,朱慈烺冷冷道:“到今日,建虏人口增加了数倍,粮价却和我大明差不多,而这,都是诸位的功劳啊~~”靳良玉、王大宇、翟堂三人惊恐不已,已经跪在地上哭喊求饶。田生义的商号被查了,管家和账房都已经招供,他们三家肯定也是同样的待遇,虽然太子还没有亮出他们管家和账房的口供,但那只是早晚的事,因此他们心中已经没有了侥幸,只想着求饶免死了。只有范永斗依然在辩解,干嚎道:“殿下,田生兰一面之词,殿下不可相信啊,互市是朝廷的政策,贸易之罪不在草民等人,我等将粮食布匹贩卖给蒙古人,蒙古人再卖给建虏,非草民等人所能左右啊~~至于禁品,草民从没有卖过啊?!?br/>见范永斗还在狡辩,他忍不住怒从中起,真想将范永斗拖出去,凌迟处死!老贼不过就是垂死挣扎,现在杀了他不但是便宜了他,而且也会落人口实,不利于未来在朝堂上的辩解。“殿下,草民有罪,殿下所说的一切,草民都认!”朱慈烺微微惊奇,抬目看去,发现是跪在最后的梁嘉宾。说完猛地磕头,再抬起,咬牙切齿的道:“然罪民却要举发一人,若非此人带头,罪民绝不会、也不敢和建虏人交易,正是因为他的带头和模范,又贪图赚取的金银,罪民才会心存侥幸,冒死和建虏人交易。不止罪民,在场的晋商,都是如此。天启元年,建虏粮食不继。即将崩溃之时,就是此人和其父亲为建虏输送了大量的粮食、衣物、炊具等基本生活物资。然后又从辽东带回了大批的人参、鹿茸、兽皮,发了横财。而在这之前,此人和此人的父亲就和建虏有联络,万历四十六年,虏酋努尔哈赤的七大恨之言,就是此人从辽东带回的……”梁嘉宾还没有说这人是谁,就有人气急败坏的按捺不住,扭头冲着他大声呵斥。范永斗先是怒斥梁嘉宾,再朝朱慈烺叩拜:“殿下,此人胡言乱语诬陷草民,殿下切莫相信啊?!?br/>“……”范永斗一时哑然。梁嘉宾忽然大哭了出来:“殿下明鉴,罪民所说的一切,都是范永斗这个狗贼所做的!这个狗贼出卖朝廷出卖国家,手段凶狠,外有信义之名,其实内心狠毒,犬子梁怀远只不过没有听从他的命令,就被他勾结蒙古人,害死在了草原上,不止犬子,这些年被他害死、坑死的小商人又何止少数?”“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,范永斗,不要以为你做的隐蔽,我就不知道!”梁嘉宾哭声更烈:“我是疯了,自从你害死我儿子,我就疯了,我只所以苟延残喘,活到今日,就是要看到你被报应的一天。今天,终于是来了。范永斗,你等着被凌迟吧,哈哈哈哈哈~~”人影一闪,梁嘉宾忽然向他扑了过来,一把抱住了他。这种情况下,谁也不敢拉架,其他晋商怕被波及,慌的闪到了两边。血光乍现,原来他的右耳被梁嘉宾硬生生地咬下来了。范永斗罪有应得,但梁嘉宾也不是什么良善之辈,若没有其子之事,他不会自认其罪,更不会跳出来举发范永斗。

本文页面地址:www.lishuin4z.cc/txt/193691/60797612.html

精美评论

Comments

安吉丽娜朱丽
肥婆多吃货。单身总矫情。
云邂

纵使海枯石烂,

说其
世间仅有一个你。
、不是
然后走过来陪我一起。

热门推荐:

  第一百零一章厉害的睚眦-我不是野人女主-笔趣阁 第248章恩宠朝不保夕-苏玥-笔趣阁 第970章-楚菲-笔趣阁